诗和远方

LensNews
一朵花的季节

一朵花的季节

不再需要闹钟,每天清晨都会在一个相同的时刻醒来。睁开眼,一切静的和动的都活了过来,像呼吸到一口极清新的空气,把黑暗里激荡的虚幻扬上高空,扬上高空。然后,以看似坚强的身躯实实在在地去感受大地无可厚非的厚重。 七点准时出门,去绕那条有点…
拈缘

拈缘

如辰端坐 厚重的手掌 承起 多少膜拜的俗心 于慈悲一念间 生化因缘 我愿是佛尘上的一缕 动静随你 冥思 还是 臆想 你在莲花之上 积攒禅语 默撒淡容 我仰头凝望 以为 目之所及 有你散落的玑珠 有你会意的禅颜 风破帘而来 鼓荡春外氤…
我们已三十——至我们仍拽在手里的青春

我们已三十——至我们仍拽在手里的青春

还记得那些个年轻的夜里 我们在夏季的星空渴望着胜利 当一次次失望的分数出现在生命里 好像再也抓不住那个年少轻狂的你 还没忘那些个孤独的夜里 我们在冬季的枝头渴望着春雨 当迈出校园进入另一个纷纷扰扰里 好像再也挽不回那个天真单纯的你 …
落果

落果

  辽远 如冬日隐隐欲动的一颗种子 藏寂于 隔岁的荒野 寻经年遗落的烂漫 蓄暖炉之火 蔓延至天际 等你,在不期的回望里 乘着飘逸而出的节律 掷地无声 许我一生的纠结 与山花同放 落 同山花的果